当前位置: 首页 > 警钟长鸣 >正文

安徽阜阳原副市长梁栋案:全家受贿送市长进牢狱

2018-09-18

 

    一人当官,全家受益;一人“落马”,牵出“全家”。如此“家族腐败”,早已屡见不鲜。安徽省阜阳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梁栋一家人大肆收受贿赂,从他妻子、儿子到岳父,甚至儿子女友,全都收得盆满钵满,最终将梁栋送进监狱。

  不久前,安徽省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梁栋受贿案作出判决,认定梁栋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64万余元,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半。

  老子批示儿子收钱收车

  2009年4月,46岁的梁栋从利辛县委副书记、县长升任利辛县委书记,成为这个皖北人口大县的“一把手”。亲戚、朋友、同学等看他当上了县委书记,也接踵而至利辛做生意。

  2009年下半年的一天,梁栋儿子小梁的朋友张老板从蒙城来利辛考察一番后,想租用利辛县武装部民兵训练基地办驾校,请梁栋出面,和武装部领导打招呼,尽快签订合同。

  梁栋专门和武装部领导说,如果不影响民兵训练,将打靶场租出去办驾校,利用起来是件好事,既增加了收入,又引来一个项目。

  过后,梁栋告诉儿子,武装部那边基本同意了,张老板租场地办驾校的事问题不大,一旦民兵训练需要场地,必须按协议把场地让出来。

  张老板很快与武装部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

  为尽快办理道路运输证等行政审批手续,张老板又托小梁找父亲帮忙。张老板到梁栋办公室,递上一份关于申请开办驾校的报告。梁栋当场签批意见:请县公安局、交通局局长给予全力支持。

  张老板拿着梁栋批示的材料到交通局办理道路运输证,局领导说因租用的不是商属用地,根据安徽省交通厅2010年下发的文件不能办理道路运输证。武装部等部门又出具报告,说明张老板的驾校是县里2009年招商引资企业,办理交通运输证不应受交通厅2010年下发的文件约束,只需要地方政府签署意见上报省交通厅。

  在梁栋安排下,张老板又找县长签批了报告,才办好道路运输证等审批手续。

  2010年下半年,张老板的驾校开张后,小梁先开口向张老板借1万元,并把银行卡号通过手机短信发给张老板,很快钱就到账了。

  “我也和张老板说过要还钱,他都说算了。我爸帮了他不少忙,他以后还需要找我爸办事,所以我只要缺钱就找张老板借,从未想过还钱。”小梁说。2010年以来,小梁共向张老板要了4次钱,一共14万元。后来小梁儿子满月时,张又送了2万元红包。

  “小梁借钱没打借条,他没打算还,我也没准备找他要,实际就是送给他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张老板说。

  梁栋得知儿子拿了张老板的钱,对他说,“你怎么能要人家的钱呢,这是要出事的,以后不许再要人家钱了。”

  小梁说:“知道了。”

  2013年下半年,小梁和张老板说想买辆车。不久,张老板带小梁到合肥市一家北汽4S店,选中一辆黑色“绅宝”轿车。张老板说,这是试驾车,只要六七万块钱,车你先开着,车款先“挂着”。

  小梁让张老板把车过户到他名下,更换了车牌号。购车款加上入户、过户等各项费用,张老板共付了12.4万余元。

  2016年2月,小梁以9.7万元的价格将这辆车卖了。

  除张老板外,还有多个老板通过送钱给小梁巴结梁栋。安徽某装饰公司董事长张某,先后4次让其侄子送给初中同学小梁现金9万元,感谢梁栋为该公司在工程投标、工程款结算等方面提供帮助。梁栋在担任阜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期间,一家环境绿化公司负责人鲍某直接送给小梁5万元购物卡,感谢梁栋为该公司承揽七渔河风景带景观工程在施工及工程款拨付等方面提供的帮助。梁栋还收了鲍某一部价值人民币9999元的8848钛金手机。

  儿子女友收到大额奖金

  小梁和小刘是高中同学,谈了多年恋爱,梁栋夫妇认可小刘为未来儿媳。2011年小梁到合肥市上班,梁栋想将小刘也安排到合肥工作,看中一家大型国企下属的市政工程公司后,就向该公司党委董书记提出,儿子很快和小刘要结婚了,希望给小刘安排个好岗位。

  早在2007年,市政工程公司承接利辛县污水处理厂工程项目,董书记和梁栋认识并逐渐熟识。梁栋在任利辛县长、县委书记期间,市政公司在利辛县中标了污水处理厂、污水管网工程、世纪大道等一批项目。梁栋多次向利辛县有关部门说,市政工程公司是大型国企的子公司,实力雄厚,要求项目主管部门如建委、学校等在工程项目中多支持,并将有关工程项目按照董书记领导的市政工程公司的标准发布招标文件,提高投标门槛,让其中标。梁栋还经常到项目工地现场办公,协调解决施工中遇到的问题,督促有关部门及时付工程款。

  对董书记来说,梁栋简直就是财神爷,给他未来儿媳安排个工作,实在是小事一桩。董书记满口答应,和公司总经理商议后,于2011年11月将小刘招进公司,签了劳动合同,分配至党群工作部,后来聘任她为公司团委书记。

  小刘上了一个多月班,正好是年底,工资卡里突然收到14万元奖金,她吓了一跳。就跑去问董书记,为何发放这笔奖金给她?董书记说,这是发给她提供利辛一中项目的信息奖金,公司有文件,让她不要和别人说。

  原来,2011年,市政工程公司在利辛县中标利辛一中滨河新校区建设项目,中标价1.4亿多元,考虑到公司在利辛县承接了多个项目,为感谢梁栋对公司的关照,并希望他在以后的工程项目中继续关照,董书记向总经理提出,按照公司营销信息奖的规定把该项目奖金14万元发放给小刘。

  2012年、2013年,公司还以奖金的名义给小刘发了两笔奖金,分别是利辛县污水处理厂二期工程第一标段奖励2万元;利辛县城市污水管道工程奖励1.4万元。

  2013年8月,梁栋提名担任亳州市副市长,被实名举报,又安排小刘找董书记退钱,仍未退掉。

  2015年初,梁栋拟任阜阳市副市长公示期间,怕再次被举报,找到董书记说,小刘已经和小梁结婚生子,公司发的奖金一定要退,被董书记拒绝。

  “小刘在公司负责团委工作,没有为任何项目提供过信息,不应该拿这些奖金。因为梁栋照顾公司在利辛的工程,为感谢梁栋才给小刘发放奖金,实际上这钱是给梁栋的。” 董书记事后说。

  “董书记以营销信息奖的名义发给小刘共计17.4万元,是想得到我的支持和关照。明知他们通过孩子向我进行利益输送,却没有把钱退回,我知道这种行为是违法的。” 梁栋承认。

  在法庭上,梁栋及其辩护人提出市政工程公司发给小刘的奖金不应计入梁栋受贿数额。法院认为,该公司董书记应梁栋要求将其子的女朋友小刘招入公司,后又以营销信息奖名义发给小刘奖金17.4万元,梁栋明知小刘不该得到这些奖金,虽多次要求退款,但实际上对小刘收受奖金予以默认,且在此期间,梁栋利用职务便利为市政工程公司在项目招投标、工程款拨付等方面提供了帮助,梁栋具有受贿的故意,应计入梁栋的受贿数额。

  岳父收钱收表后销案

  葛老板和梁栋是蒙城老乡、老邻居,在蒙城县开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看到梁栋当上利辛县委书记,也到利辛寻找商机。2009年底,葛老板参与利辛县汽贸城项目土地拍卖过程中有违法行为,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利辛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关进了看守所。

  葛老板的妻子陈某救夫心切,带着6万元现金上门找梁栋帮忙,被梁栋拒绝,说等事情调查清楚再说。

  陈某找到梁栋的岳父卢某,请他跟梁栋打招呼帮忙,并将一只装了 10万元现金的手提袋放在他家。

  过了两三天,岳父对梁栋说,陈某来家里了,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尽量帮忙,先把葛某放出来。

  当天下午,陈某又来找梁栋。梁栋当即给公安局局长打电话,说葛老板是他蒙城老乡,市里对他的事比较重视,为了不影响企业发展,想办法让葛老板先回家过年。局长提出可以办理取保候审,但需要县政法委协调。梁栋出席了县政法委组织的专门会议并做了重要讲话,会议同意对葛老板取保候审,建议公安局撤销案件。

  在梁栋的干预下,葛老板于2009年12月31日从利辛县看守所出来。

  2010年春节期间,为感谢梁栋,葛老板到合肥花了6.42万元买了两块卡地亚牌手表送给梁栋岳父卢某。梁栋妻子拿走了两块表,给儿子一块,给外甥一块。梁栋知道后也没说什么。

  后来,因缴纳的500万元投标保证金没退回,葛老板找梁栋帮忙向利辛县国土局打招呼。梁栋给国土局局长打电话,让他们尽快把葛老板的竞拍保证金退了。不久,500万元投标保证金退回。

  2010年上半年的一天,葛老板和妻子陈某在梁栋家附近“偶遇”梁栋夫妇时,陈某把装着一块价值6万元欧米茄手表的手提袋给梁栋妻子,说给梁栋妻子带的一个小礼物,梁栋妻子当场笑纳。

  后来,卢某拿出葛老板送的10万元交给梁栋儿子装修新房用。

  2016年11月,梁栋被纪委调查,葛老板也被纪委叫走问话。其岳父找到陈某要退钱,对她说,“有些事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又问她买东西、送人的钱是否入公司账目?陈某说,她肯定不会乱说,钱是自己家的,不入公司账。卢某便不再提退钱的事。

  梁栋妻子则找到陈某说,葛老板送给梁栋的两块卡地亚手表已被小孩戴坏了,将手表折价6万元退给陈某。

  夫唱妇随 你收我退

  在梁栋担任利辛县委书记、阜阳市副市长期间,其妻充当了“贪内助”的角色,很多行贿人直接送钱送物给她。其妻心存畏惧,收受钱物视人而定。有名蒙城籍的干部想调回蒙城县工作,找梁栋帮忙,先是送了其妻2000元购物卡、两盒冬虫夏草和一枚价值人民币8000元的金质纪念币,接着送给其妻价值人民币9500元的LV手提包和存有5万元的银行卡。其妻将包、黄金纪念币收下,将5万元银行卡退还。

  法院认定梁栋直接收取钱物12起,合计44万余元。梁栋向来行事小心谨慎,经常收一半退一半,听到要查处他的风声就退钱退物给行贿人。某镇党委书记王某想调回利辛县直机关工作,2011年春节前,他到梁栋蒙城的家中,送了一箱五粮液酒和3万元现金。三四天后,梁栋让驾驶员将3万元现金退回。王某认为梁栋嫌钱少不收,就到合肥一商场购买一块价值8万余元的劳力士手表,将发票放在手表盒内,送到梁栋蒙城家中。半个月后的一天,梁栋要将手表退还,王某未要。几个月后,王某顺利调回县城,当上某局党组书记。2013年上半年,因被组织调查,梁栋将劳力士手表退给王某。2016年春节前,王某再次把手表送给梁栋。同年8月,得知纪委在调查他,梁栋让其妻把手表退给王某。梁栋还把北京某科技公司老板4年前送的10万元也退了回去。

  从事装饰工程的黄老板,在梁栋的帮助下,从2014年到2016年10月,做了利辛一家单位的装饰、亮化等工程,工程款达1000多万元。本来这些工程全都需要经过招投标,但大多数都是涉案单位领导看着梁栋的面子,只经过议标程序就把工程直接交给黄老板。其间,其妻先后收受黄老板价值人民币3万余元的家庭装修和礼金1万元。2016年5月,黄老板又为梁栋之子装修合肥新家时定做了8.3万元的橱柜及家具。小梁还以炒股急需资金为由,向黄老板要了4万元。

  在法庭受审时,梁栋及其辩护人提出,2016年6月黄老板给其子装修房子,梁栋于同年9月被纪委调查时房子未装修好未结账,不是受贿。法庭认为,自黄老板为小梁支付橱柜款至同年11月装饰基本完工,梁栋及家人均未提过付款之事,梁栋的行为构成受贿要件。

  案发后,梁栋妻子向检察机关退缴赃款126.6万余元及部分赃物。

  梁栋在向法庭作最后陈述时,忏悔自己没有管好家人,家风不正,贪欲丛生,落得奋斗一生最后进监狱的下场。

 

 

       来源:人民法院报